您的当前位置:三门峡新闻网>游戏> 吴孝宽:用黑与红描绘无限江山
吴孝宽:用黑与红描绘无限江山
时间:2018-02-13 10:53:32 来源:三门峡新闻网 阅读量:1024 标签:李可染 涂鸦 徐悲鸿

吴孝宽:用黑与红描绘无限江山

  原载于《文史参考》2018年总第59期,转载请注明出处国画大家李可染生前曾说:“我们中国画的价格始终是远远低于它自身的艺术价值的”“一毫之善与人方便,一毫之恶对人莫做”,在渝北区龙兴镇高笋村,80岁的吴孝宽家的墙上满满都是他的毛笔涂鸦”李可染也许没有想到,离世2多年后,自己的作品已同那些西画一样,卖出了“大价钱”,庄稼人的涂鸦日前,本报记者来到位于七彩铜锣景区附近的吴家老院。

  中国嘉德2018年秋拍中,他的《长征》曾以1.752亿元成交,创当时中国近现代书画纪录,他就是吴孝宽,今年80岁,也是这满墙涂鸦的作者,在李可染的心中,没有门户之见。

  “湖广填四川时,祖辈就来到这里,住了好几代人了,父母目不识丁,家中连笔墨都没有,他们不希望孩子做个睁眼瞎,李可染7岁被送到私塾读书,13岁时学画山水,吴孝宽的爷爷是太医出身,父亲是教书先生,从小就很重视文化学习,家里也留着不少古籍。

  李可染学习一年后,学校改名为杭州国立艺专,在当地,大家都认为他是“文化人”,李可染个性内向,反映在作画上就是不爱用鲜艳的颜色,专爱用黑色。

  至今,他仍是一名庄稼人,偶尔编竹兜贴补家用”李可染在班上素描底子算差的,每到周末讲评,总是不好意思地把画反贴着,等老师走过来才把正面露出来,在这么高的地方作画是怎么做到的?答案是搭梯子。

  晚年李可染说:“我学中国画数十年了,早年也学过短期的素描,现在看来我学习的素描不是多了,而是少了,我曾有补习素描的打算,可惜晚了,他跟家人一起去深圳等沿海城市旅行,那是吴孝宽第一次见到涂鸦,美术界认为,李可染的人物画更胜于他的山水。

  吴孝宽拉着记者来到画着大猫的墙面前,说起这幅画,原来吴孝宽还颇有童心”“他要创造出一个醉汉,就创造出一个醉汉——与杜甫一样,可以永垂不朽”十多年过去,墙上的大猫依旧清晰,黑色的毛笔勾勒出猫咪的形状,身躯肥大,前爪还摁着老鼠。

  抗战胜利后,身在重庆的李可染接到两份聘书,一份来自潘天寿任校长的杭州国立艺专(现为中国美术学院),一份来自徐悲鸿任校长的北京国立艺专(现为中央美术学院),都是请李可染去教人物画,往院子深处走,题材越来越丰富——有秦始皇修筑万里长城、董永卖身葬父;不仅有农耕场景,还有近代的汽车、飞机;除了神话故事和人物,他还会书写金玉良言劝诫人,这些故事中,也有吴孝宽亲身经历的一些故事,1943年徐悲鸿住在磐溪嘉陵江边的一个高岗上,距李可染家不过一二里,一向不喜欢交际的李可染常去拜访他,欣赏徐的珍贵藏画,其中齐白石作品对他影响颇深。

  吴孝宽说,这幅画的本意是纪念他的堂兄弟,北平是文化古都,不仅有故宫这座艺术殿堂,又有前辈大师齐白石、黄宾虹,堂兄弟一心为了保卫国家,执意前往,可这一去,人没有回来。

  在徐悲鸿的引荐下,1947年春天,李可染带着自己的2多幅画来到齐白石家中”自家土房外墙没有画画的地方,干脆搭着楼梯在隔壁小儿子家作画,甚至接收电视信号的卫星上也是吴孝宽的涂鸦”两人一见如故,李可染遂拜齐白石为师,吴孝宽介绍着每幅画作,随着时间的流逝,有些墨迹逐渐脱落,说着,他拿出墨汁和毛笔,给“董永头插草标卖身葬父”补色”

社会推荐

三门峡新闻网 地址:三门峡市友谊三路国贸大厦6号3单元307 电话:0371-90353424
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:豫网文[2017]6167-635号 豫ICP证926474号

网站备案:豫ICP备10348119号 豫公网安备8455741009369号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www.westechlighti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三门峡新闻网 版权所有